序 曲

PreludeZ

PreludeZ

在时间的缝隙里,有这样一座精致的花园。

白色的篱笆里是绿色的草坪,一棵巨大的榕树立在院子中央。岁月滋养着榕树的生长,黑色的树干几乎支撑不住那巨大的绿顶一般谦卑地弯着。在那茂密的树荫下,有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水池,水池旁还有一张小小的白色圆桌。

这里没有季节,亦没有时间。

阳光不知疲倦地在蔚蓝的天空中静静照耀,微风拂动,水池便泛起层层涟漪。涟漪之中,似乎有无数画面如同跑马灯一般闪动,可若定睛看去,却又似乎什么都看不到了。

从不远处走来了一名少年,他看起来好像还不到二十岁,但脸上却有着超乎年龄的平静表情。他有着如星辰般银色的短发带着几分慵懒,却有一双冰冷而完全没有生气的灰色眼睛。他一手拿着鲜红的苹果,边吃边大步流星地向树荫下的水池走了过来。

没走了几步,身后就有一只小怪物快步地跟了上来。它非常矮小,黑色的斗篷挡住了它全部的表情,只有露在外面的手像干枯的树枝一样细碎而脆长,紧紧地拿着一封印着以黑色印章封口的信件,信件的正面用深红的字体写了个巨大的字母『V』。

“请、请您等等。”

少年不去理会小怪物的呼唤,他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坐在了圆桌旁,将手伸向了水池。此刻,水池的涟漪逐渐静止,画面变得愈发清晰,人类的历史一幕幕从中闪过,少年将手腕一甩,一幕便翻过去。他半垂着眼睛,驾轻就熟地看着画面滚动。

“这是Lord给您的信件,请您一定拆读。”

少年吃着苹果,无聊地说,“你念念看,我还有事情在忙。”

因为斗篷挡着,小怪物什么都看不到。但能感觉到它非常焦急,这让它在原地不安地左右踱着步子。少年不由有些烦了,“拿给我吧,我看看。”

他快速地拆开信封,可看了一会儿,他的脸色就变得愈发难看。

“这么麻烦!”

他刚想和小怪物抱怨,可抽出视线,小怪物已经向远处跑去了,就留下一个匆匆忙忙的背影。少年把信往旁边一扔,信封就化为了一团黑色的烟雾,转眼就消失在了空气里。他还来不及抱怨,就看到黑雾消失的地方慢慢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少年猛地站起身来,看着那人影,连手里的苹果都忘记了吃。

那是一名看起来与少年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她赤着脚,身上则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微卷的栗色长发柔和地垂了下来,挡住了她白皙的皮肤。在她的影像还有些模糊的时候,她还半漂浮在空中,随着她的轮廓变得愈发清晰,她也跟着轻轻地落到了地面上。就在她的脚掌接触地面的那一刹那,她突然猛地向前倒了过去。

少年一愣,然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躲开了她。

女孩子一下子摔倒在桌面上,意识不清地嘟囔了句,“哎哟。”

少年又怔了好久,才试探地问,“你是Lord派来的……”麻烦?当然这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

女孩揉了揉被桌子磕红的额头,支撑着站直了起来。她有一双深琥珀色的眼睛,清澈而透明。这是在少年所在的地方没有的。少年于是又补充了一句,“你是人类?”

她没有回答,只是环顾四周,好奇地问,“这里是哪里?赌局,开始了吗?”

少年皱起了眉头,“这里是时间的缝隙,是死神们休息的地方。”

“所以,你也是死神吗?”

少年微微挺直了后背。他不仅是地狱之君麾下十三名死神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过去三十三个纪元里表现最好的一位,“是的,我是V,你没听Lord提起么?”

可是她又移开了视线,“我们的赌局什么时候开始?”

V本能地觉得她有些讨厌。不光是因为她忽略了他的鼎鼎大名……好吧,也许大部分是因为她忽略了他的鼎鼎大名。要知道在地狱,除了神和地狱之君,就连守环人都会对他恭敬有加。

但是毕竟他收到了地狱之君的委托——他必须要和这个人类展开一场赌局。

所幸这个赌局是V最擅长的。

地狱之君的十三名死神背负着收集人类负面情感的任务。痛苦、哀伤、憎恨、嫉妒……而V负责的情感,名为背叛。在过去漫长的时间里,他完美地获取着人类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在时空的水镜前,他精挑细选着可能的目标,在目标死亡之时再赐给对方额外的七天性命。七天之后,那人类将再次面临选择。如果他想要继续活下去,就需要牺牲脑海里最后出现之人的生命,反之,他可以选择再次死去以来保全那个人的生命。

人有天生利己和自保的特性,加上V的巧妙诱导,他的任务迄今从未失手。

或许正是如此,地狱之君给他安排了这个奇葩的赌局。

带着她行走时空。如果人类选择了牺牲自己保全他人,则是她取胜。反之,则是V获胜。

在地狱之君的信里,一切交代都十分简单,只在最后轻描淡写地说,“V,你不会让我失望。”

彼时读到那里,V轻蔑地一笑,将信件扔到了一旁,随即出现了这个奇怪的女人。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由语带讽刺地说,“我们第一场赌局的目标,早已选好了,不过你知道么?”

她抬起头,深琥珀色的眼睛直接地与V对视。V突然觉得那双眼睛并不像最初所见时的那般清澈,也不像她这个年岁的人类女孩子一样无知。相反,她的眼神里饱含着孤独与哀伤,那种眼神他甚至没有在死神身上见过。

但迷茫只是那短短的一刹,V皱起了眉头,对着她的裙子努了努嘴,“我们最厌恶白色。”

她依旧看着他,平淡的神色里甚至带着几分漠然,“那你只好忍耐一下了。”

她的答案出乎V的意料,这不由使他感到十分有趣,“虽然我很想现在就通过赌局让让尝尝厉害。但地狱之君让你第一局旁观。”

女孩侧着头,“怎么旁观。”

“你就站在时空的水镜边,看看七日约是如何进行的。”

V指了指榕树下那细小却神奇的水池。女孩子在往这边走的同时,眼里没有任何犹豫。

就在V准备出发时,她突然开口,“我叫佐,你不要弄错了。”

“好了,知道了。”V敷衍道,心里却想,什么佐啊佑啊的,等她见识到自己厉害的时候,看她还会这样狂妄。

序 曲
七日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