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

投影仪是临时借的,白墙上水波明灭,少年的剪影站立其间。

相熟的观众会发现,画面边界随风被吹拂着的窗纱是豆子房间的窗纱。

S的轮廓投在墙上,沉静优雅一如往年,却又更恣意笔挺,如六月梧桐,于静谧中悄然繁茂。

镜头近景处有一方小桌,是在二人视频里出镜过无数次的那张小桌。

一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从镜头近处伸过来,高清镜头几乎拍清了皮肤上蜿蜒细腻的纹理,食指侧面画着一颗小小的豆子。

这只手将一片梧桐叶轻轻放在小桌上,构建好专属于SilentWaves的仪式感。

梧桐叶落下的一瞬,剪影少年将琴弓搭在琴上,长弓一抹,琴音倾泻而出。

他身影潇洒自如,演奏的正是谢澜颇受争议的那段demo。慢板抒情,每一弓都带着身体自由地摆动,明明是带着伤感的呜咽,少年的身形却如风般轻盈自由,伴随着一旁吹拂的窗纱,仿佛下一秒那道影子就会从屏幕里走出来,破茧而出,生出谢澜的眉眼。

一段经典的垫音过后,慢板骤然走向了热血激燃的快板,一别两年,那人抛弓连弓,并不比当年巅峰期有半点逊色,反而多出几分成熟的从容。

直播间弹幕沉寂了许久。

久到一整支曲子拉完,屏幕上仍是大片的空白,只零星有刚刚进来的纯路人夸了几句好听。

视频很短,进度条走到最后,S一如当年定点停弓,让剪影在镜头前再停留数秒,风吹着近景的梧桐叶轻颤,在对焦调整的细微的咔声中,叶脉愈发清晰,而那道影子逐渐模糊消散。

黑屏。

窦晟的声音在视频中响起:“录完了?”

谢澜道:“嗯。”

白色的斜体中文字幕浮现:“好久不见——”

直播间里从寂静到虚无,那几百万的人气值仿佛都是假的。直到小黑柴一下子关掉Youtube页面,弹幕才仿佛活了过来。

史无前例的爆炸,各种各样的中文和英文夹杂着堆砌起来,让人一眼望去头皮发麻。

谢澜静静地看着弹幕,仿佛有山呼海啸向他倾斜而来,又离他呼啸远去。但那些,都是他不在意的东西,他在意的是,余光里有一个身影在他身边安然伫立。

是海啸之中的寂静陪伴。

很神奇,他无数次看过自己作为SilentWaves的视频。但这是第一次,有人在身边。

于是,琴音、剪影、梧桐、水波,连同这个账号一起,都仿佛不再有记忆中的那份孤独。

他没关麦,麦中有很轻微的布料摩挲声。

许久,直播间里响起窦晟凑近谢澜低低说话的声音:“辛苦了,二猫,你一直是最好的。”

试读
就我机灵
免费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