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比雪还冷的月,静静地看着宫廷的一角。

一只苍劲有力的手紧紧握着一根木棒,手的主人正目视前方,缓缓向前走去。木棒的一端插在地面的覆雪中,将雪划开一道痕迹。碎雪破飞瞬间、如玉石一般撞在紫禁城的红墙上,又溅落到他的头顶。落雪在他头顶化成水,混着鲜血由木棒末端滴滴落下,氤氲蔓延,流淌过地上几具尸身,流向不远处倒在地上惊恐不已的年少太子。

沙沙的声音,像催命符一样,声声近,声声紧。

几名内侍围将上来,遮挡住了太子惊惶张望的方向。

一内侍看着地上尸体上留下的紫色花纹,惊恐道:“是畸众!张差是畸众,保护太子!”

另一内侍也惊恐地喊叫:“快传重明卫!“

数人从各个方向一齐冲向张差,张差转动手中木棒,时间仿佛像放慢了般,凌空劈下的木棍击碎了空中飘落的片片雪花,紧接着,便结结实实落在了一名禁卫军的头上。禁卫军一个接一个倒下,随着院外一阵火光闪动,一支穿着黑色制服、兵鲜甲亮的官兵涌了进来,为首一名剑眉星目的英武军官,正是重明卫的指挥使段睿安。

段睿安率几名重明卫赶到现场,睁大眼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名年轻重明卫俯身查看其中一具尸体后,愤怒地惊吼,不顾一切从腰间抽出刀来:“张差,今天我要你的狗命。”

段指挥使还没说什么,他长刀就朝张差斩了过去,张差也愤喝一声,打算迎击,可马上就一脸的惊讶地停了下来,神色复杂地看着木棍和双手。

刀风砍到,张差的散发随风而扬,他只能举起棍相迎,却被对方逼得步步往后,那重明卫再猛一使劲,长刀削棍如泥般劈向张差,直到满刀的鲜血横流。

众人围了过来,持长刀的年轻重明卫玉身长立,刀柄上的血顺着刀刃缓缓滴落。

“宇文大人已将畸众张差击杀!”

楔子
重明卫:大明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