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不一样的味道

烛光、红酒和美妙的钢琴曲,夏裳心旷神怡。之后,她累了,微醺的她揉了揉眼睛,困意袭来,她倒在床上,黑色的长发映衬在白色的床单上,让睡着的她看起来像个东方的女神。

鸟儿开始啼叫的时候,清晨的太阳放出第一缕光线,而那光线刚好不偏不倚地照射在刚刚从熟睡中醒来的夏裳白皙的脸颊上。她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可能她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于是这气味逼迫还有些没睡醒的她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被切割下来的四肢,被揭掉皮的头盖骨,被缝合在一起的人头,被挖出的肠子,还有被掏出的心脏。她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似的,疯了一样揉着自己的眼睛,然后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去闻那血淋淋的尸块。可能她很想确认,她究竟是不是看到了幻觉,还是自己依然沉浸在梦中。

很可惜,她看到的一切,她闻到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更准确地说,她也意识到自己被囚禁了!扩音器里传来好听的男子的声音,那时夏裳正满手鲜血地摸着一颗人头,她听到:“这里一共有8个人,当然,他们统统都死掉了,而且残缺不全。靠窗边的桌子上有一台电脑,还可以上网,你可以和任何人联系。希望你在这儿开心。”

夏裳开始歇斯底里,她张着嘴巴大叫,疯了一样把手上沾到的鲜血往墙上擦。一整个煎熬的白天过去之后,夏裳在黑夜却要面临这样的挑战:窗子是被定了木板条封死的,入夜后,外面已经没有一丝光亮,她环顾了她被囚禁的这个废旧的仓库,整个仓库没有一丝光亮,除了电脑屏幕上释放出的微弱光线之外,再没有其他光源了!她此时听到了一阵缓慢却沉重的脚步声:“咚——咚——咚”,很有规律,就像附和着她的心跳声,而电脑屏幕的光亮也仿佛与这脚步声十分默契地配合着:忽明忽暗,节奏刚好是那迈步的频率。

夏裳第一次彻底明白:原来人恐惧到了一定程度是叫不出声音来的。她借着电脑屏幕的微弱光线,看到了仓库的墙壁上,有一道模糊的人影闪现:旗头、旗袍、没有腿,飘荡。一颗冷汗从夏裳的额头流进了她的眼睛里,她下意识地眨了一下眼睛,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影子已经消失无踪了。她盯着产生影子的那道墙壁,想着:如果要在那面墙壁上产生影子,势必有个人曾经站在窗口的位置!她壮着胆子走到了窗口,却发现窗外一个人也没有!但,就在窗台上,却有一双鲜红色的——花盆底鞋。

夏裳发出了可以穿透宇宙和穿刺耳膜的尖叫声!因为她明白,花盆底鞋是清朝贵族女子特有的鞋子。而这鞋子就活生生地在夜里1点22分出现在了这个莫名其妙的鬼地方!她用颤抖的右手拾起了鞋子,拎到了放着电脑的桌子上,默默无声地哭了。——她是被吓哭了。

夏裳一个人坐在诡异的仓库里,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此时,六神无主的她盯着眼前一直放着微光的电脑屏幕,想起了扩音器里的声音,她决定试着通过网络寻求救援。她点开了电脑屏幕上的浏览器,而蹦出来的却是一个非常炫目的网页:跨越时间、跨越地域,跨越你想象的边际,从古至今世界各个角落的各种东西都在谜物馆的收藏范围之内:远古象的化石、猫王用过的牙刷、第一个纳粹战俘被割下的耳朵、放过活跳尸的棺材……你在柯爵汐的谜物馆里都可以看到!神奇的是:这些东西的背后都有一个或悬疑,或迷离,或惊悚,或恐怖的背景故事。欢迎你来霍克家族的谜物馆!

1不一样的味道
谜物馆